丹心醉逍遥

携手江湖,莫负今朝。

有人喜欢他吗,雪君这个偶真的远看越有气质~

离经宝宝真的太好看了*٩(๑´∀`๑)ง*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鬼知道我大半夜不睡觉在干什么
被斩魔录8末尾的饺子帅哭了我

斩魔录2甜心部分退场记录。
话甫落,惊见一双毅然眼神,踏着沉沉步伐,壮烈而来。
“禅剑一如!加害之人,还想施暴行吗?!”
“有、何、 不、可。”
坚毅眼中,早已豁尽一切。禅剑一如穿越群众,凛然气势,令人望之生畏。
“好友…………”
“吾,来迟了。”
寥寥数字,饱藏多少愧疚。含泪眼里,只有浅浅一笑,毫无责备。
“吾,带你离开。”
﹉﹉﹉﹉﹉﹉﹉﹉﹉﹉﹉﹉
“老昙,你知道楚某,救了你几次吗。”
“记不得了吧…………”
“其实…………我也记不得了。”
“但还好,我会记得,你这次救我。”
“你怎么一路沉默…………”
“又要看我演独角戏吗…………”
“老昙,我没怪你。”
“交到你这个朋友,很值得。”
“至少死的时候,身边还有你。”
“楚…………天行。”
“有一件秘密,楚某一直,没对你坦白…………”
“别转头。”
“我怕看到你,听完的眼神。”
“其实…………我接近你,是另有阴谋的。”
“从救你,到助你得到三光之器,都是步步,将你导向,我被交付的任务当中。”
“任务…………?”
“内容是什么,已不重要。”
“因为后来…………我放弃了。”
“……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你永远只是老昙。不是百世经纶,更不是…………邪心魔佛。”
【打歌响起】
“我很开心…………对你,再没有秘密。”
“好友,禅剑一如…………愧对你。”
“你不曾…………愧对谁。是这个人世…………愧对你。我……为你不值。”
“一切…………都是吾的错…………”
“你总是,太勉强自己。”
“但我却仍然希望…………老昙永远这样。”
“因为来世…………我才能,再…………找到你。”
【独臂落肩,背上之人,终是合眼。】
“好友啊————————!!!!!”
轻拍肩头,就当来世,相认的记号。
天若眷顾,他时重逢,但愿……我依旧热情,你,依旧善良。
————回忆————
“老昙,文君坊的千日甘,我是,只和知音共享。”
“来!”
“好友的酒,吾喝,吾喝。”
﹉﹉﹉﹉
“老昙,你知道吗。”
“石头,只要有足够的力量,也能粉身碎骨。”
“而你,就是那股力量。”
【我愿为你粉身碎骨】
【一川星月气如冰,仙骨谢读陋室铭。
   翩然此身何所似,九风萍舟楚天行。】

“好友,三恒曌世,是你赠吾之物。无论如何,禅剑一如都不会舍弃。”
“记住你的承诺。咱们,不见不散。”
“错,要弥补到何时,才会被原谅。”。
“吾错了,大大错了。”
“原来,疤痕一直都在。世人的眼光,从不会放在别人的付出上。禅剑一如,累了。”
“禅剑一如…………累了。累了。”
掏心裂肺的一声,狭带狂涛浩流,强袭眼前众人!
“佛也好,魔也罢。”
“而今而后,天理,吾定!”

说来也巧,刚看完道友发的新剧昙楚he的截屏,转眼我就补到了甜心退场的刀…………我要不停给自己催眠说新剧圆满了…………但是这个退场做得真的太好,重点就是好,然后更扎心了。

太适合了啊这个
人觉人殊,人鬼殊途。

这个简直就是各种be词来组合吧,但是却又意外地准………患得患失真的戳心啊,最准的是旸雪,昙楚和殢师…………
旸雪:“漫长沉默,一意孤行,徜徉冰河。”
昙楚:“事与愿违,患得患失,云随风散。”
殢师:“无可奈何,过眼云烟,青苔遍地。”

你我情义,当如此尽致淋漓。
旸神:最后一关,你我兄弟同闯。
曜雪:兄弟?
是吧.
官方这声兄弟啊真是令人遐想

让我引用下无化雅莲太太的《儒道联姻乱事记》…………
“剑非道生得极白,每每在伏魔崖吹笛时,几乎与身后的雪景融为一体。”